卿上和

镇魂同人文

#剧版镇魂#   #镇魂#

传说这赵云澜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个人,20几年了,从8岁那年见着了遇着了还……亲过了后,就是念念不忘。

是,他赵云澜是谁,铁骨铮铮正义凛然钢铁直男,长得帅不说嘴还甜,会说话会办事儿这从小就是别人捧在心尖儿上的呀,追自己的姑娘可是从城西到城东,城南到城北都不为过呢,然而,这愣是自己单了20几年,用家里那只死猫的话说,那就是作的,不,作作更健康。

谁让咱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呢。

还是个女人。

是,初次见到她吧,是在公园里,别家小姑娘小小子都不将就的撒泼打滚,人这姑娘不,穿着白色的雪纺裙,头发虽然说是短发吧,可是那发卡老别致了,那天太阳正好,他赵云澜命令自家小弟用一毛钱给他买块一块钱的冰棍的,就是那种上面写着开心果一大袋儿好几个的,五颜六色的吃起来贼香的。他赵云澜拿着这两袋冰棍儿,一袋给了小弟们分了,另一袋儿自己握着,往自己嘴里填了一个草莓味儿的,妈妈说男孩子和草莓最配他就疯了似的喜欢上了草莓。

不行,这阳光打的太好看,这小姑娘脸蛋儿白嫩嫩的就像能掐出水,这柔弱的劲儿估计扔河里能和河一起化了,太阳一晒就变成泡沫了可不好。

想到这,赵云澜三下五除二迈开小短腿跑了几百米,在人小姑娘跟前儿站定,说了句“来,吃,不吃会化的。”

你要是真跟美人鱼一样太阳一照就化了可怎么好,他是喜欢吹泡沫玩儿的不亦乐乎的,可是你长得太好看了,不行,以后嫁给我当媳妇多好。

看对面儿的小姑娘没言语,这货二话不说从袋子里掏出了一个草莓味冰棒,直接递了过去,小脸一抬,说“来,吃了它就是本小爷的人了。我妈说了,遇着自己喜欢的姑娘就得把自己喜欢的都给她,呐,快拿着,要不快化了,你衣服这么好看,弄脏了你妈不说你呀。”

像是戳到了女孩儿的痛处,本身散发着高贵如我莫要打扰我我好孤单呀陪我聊天吧可是我不会聊天儿呀各种信息的小姑娘,切切的接过冰棍,看着赵云澜,轻轻咬了一口。

啧啧啧,看看这小公主样子的姑娘,吃个东西都温文尔雅的,边感叹赵云澜一口吞下了剩下的冰棍。

看着对面的小姑娘文文静静的,不自觉看的呆了呆,太阳太大了,这白色的小裙子太可爱了,赵云澜眨了眨眼,说“我妈说了,吃了我的东西,你就得嫁给我了。”

睁着眼睛说瞎话一直是赵云澜的专长,然后赵云澜就看着对面儿的人吃着冰棍的动作停下来了,瞪着大眼睛看着赵云澜,楚楚可怜的马上眼泪就下来似的……让传闻中的赵小爷闭了嘴,把自己脖子上的琥珀项链给人家姑娘戴上,然后亲了一口后,慌也似的跑了。

现在想想,那可是人生一大污点,洗不掉的。

还好只有那小公主知道。

所以,他赵云澜单身20几年,就是因为那小姑娘?

他这也太深情了吧,自己都被自己的痴情感动到了。

唉,今儿个天儿还是好呀,对面儿坐的还是自己的小弟,和小时候那一天一样的天儿,可是你说这咋就遇不到呢。

“来,给小爷买杯摩卡去,给我加双份黑糖的,给你钱。”说罢大手一挥扔了1块钢镚儿。

……你奶奶的,打小就没变过,就知道压榨他。

“我说,小爷,赵小爷,你现在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您能不能放过小的呀,小的这个月养老婆就挺辛苦了,您老这钱……打发……”

要饭的呢……好吧我就是要饭的,看着对面儿小爷痞痞的脸,这边儿的林静咽了咽口水……得,大人不记小人过。哼。

“哎我说,你一大老爷们天天喝这么少女的东西,你也不嫌害臊的。”把摩卡推到对方那面儿,林静大口喝着自己的焦糖玛奇朵……

一副你还好意思说别人的表情的赵小爷说“哎我说静静,你都有对象的人了,天天跟我鬼混啥的。”

“你看你说的,我这不担心我朋友我青梅竹马我大哥吗,你说你惦记个谁呀到底,这天天男男女女油盐不进的,你要不就像我吃斋念佛清心寡欲,要不,就放荡点儿呗,就您这身板,您这颜值,你这脾性,谁不稀罕你呀,这可是男女通吃呀。”

“废话真多,我想着谁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者,你要是清心寡欲了可就太对不起如狼似虎这个词了,我跟你说,哥们儿,小爷我呢,取向正常着呢。”

“你这可就不对了,我个人认为我已经很清心寡欲了,如狼似虎的另有其人。”

“你还能全程被动呀?”

一句话把林静问住了,低头赶紧吸一吸自己的焦糖玛奇朵。

似是不甘心,非得扳回一局,说“照我说,你那初恋情人指不定名花有主呢,你看看把你整的魂牵梦萦的,小时候就把祖传的项链给丢了,啧啧啧,你那次可是被打的不轻吧”林静挖苦着

“哼,那是小爷潇洒,好东西就得给媳妇儿,传家的才重要不是,我还真跟你说,我对象的脸我现在深深印在脑海里呢,那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材,那富有深意的眼睛,我看着她我肯定能认出来。”

林静对自家老赵的形容词表示小小的怀疑然后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却见对面儿的哥们眼神突然亮了起来,那光芒放的真是称为活久见。

也就像是饿狼看着羊还要装矜持,两只大眼睛在阳光的折射下竟然有些不敢看,啧啧啧,然后这只狼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了。

再看,已经跑到咖啡店门边儿的一个位置,先人一步坐了下去。

而对面,正是一位翩翩贵公子……

要形容的话,来,老赵这么说的刚才,那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材,那富有深意的眼睛……

等等,男人?

而这边的沈巍,还没坐下,就发现这个不明生物眨着极度放光的眼神窜了出来,微微皱眉。

什么生物,这么奇怪。

“小哥,您坐,坐。”只听对面的人手一摆,风情万种……嗯,就像是那青楼站在外面拎个手帕边甩边说‘帅哥~来呀~’一样,啧啧啧,他可不是老鸨,是了也不能招他。

想归想,他沈巍还是彬彬有礼又,冷淡的坐了下来。

“哎,你好,我叫赵云澜,我不知道为啥,总感觉您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

“哎,真的,我跟你说,您看看你这身段,这眉眼,这气质,这穿着打扮,啧啧啧,对,肯定没错,就是见过……啧啧啧”

“……”碰到了个变态,沈巍这么想着,还是保持了微笑,一言不发的。

看着不说话的沈巍,赵云澜想着是不是太软了,就装腔作势的来了句“呦,还不理我,别装啊跟你说,来,我就觉得咱俩肯定见过,你说,是不是。”还把语气词挑了挑,显得自己有威严一些。

“……”不是,沈巍在心里这么回答着,还是不说话,就给你礼貌的一笑。

……不好办,我赵小爷这么有魅力的,竟然纹丝不动,高手。

“哎呀,大哥,你看看,生疏了不是?其实呀,小弟就是想问一句,您有姐妹没?”

坐在不远处的林静一头栽倒在桌子上,赵小爷这软硬兼施的不要脸又死缠烂打的样,还真是没见过。

赵云澜就这么看着沈巍,星星眼又亮了一个等级。

对面一直温文尔雅沉默至上的沈巍听到这句话,脑海里的话匣子就这么悄摸的打开了……

“来,吃,不吃会化的。”

“我妈说了,吃了我的东西,你就得嫁给我了。”

温文尔雅又隐忍的沈巍,面不改色的握紧了拳头,心里远处被不小心划开了一个口子,不疼,却让自己有点儿堵的慌。

对面这人,莫不是就是……

不行,一情绪波动就要蹦文言文,努力克制自己的思绪的沈巍,抬眼看他,眼神还是冷冷的不说话。

我去这眼睛是真好看呀,这样想着赵云澜眼睛更闪闪的看着对方,终于找到了呀这。

哥哥这么漂亮,妹妹肯定不差,姐姐也行呀。

“实话告诉你,我呢,和你家姐姐还是妹妹的从小就定了婚约了,我跟你说,咱俩虽然初次见面,可是这以后关系就近了呀,来,我该叫你啥?小舅子?”

看着对面儿的人还是侃侃而谈的,沈巍一直隐忍的神经膨的就断了,正好店里服务员上了一杯水,还没等大脑思考身体就已经行动了。

他拿那一杯水,泼了对方一身。

看着对面儿的人从侃侃而谈再到震惊……然后又转成了玩世不恭,沈巍愣了愣。

“我说,大哥,你这,这么烦我吗?”赵云澜捋了捋额间的碎发,一个甩头,还是痞痞的看着沈巍。

对方似是很隐忍,这就匆匆离开。

“等等,告诉我你叫啥呗,我叫赵云澜,还有,替我向你姐姐还是妹妹的问好。”

想了想,从沈巍嘴里蹦出了俩字“沈巍”,然后就离开了,这脚步带着一丝凌乱。

自打那以后,赵云澜每天都在咖啡厅蹲点儿,见着人,就美人美人的叫,还刨根问底的。

“你说,你咋就不告诉我呢?”

“你喜欢她?”

“喜欢呀,这都多少年了,你以为老子单身是为啥……”看着对面人的眼神冷了下赵小爷就低了声音……

嗯,不对呀,这进展不对呀。

“你喜欢她哪一点?她可不那么好。”

“哪有你这么说人的,我告诉你,世界上的爱情,大多一见钟情接着死缠烂打,接着就进洞房了……”

听着这赤裸裸的词沈巍眨了眨眼,淡定,面前的人只是欠收拾而已。

“额,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对你们家妹妹还是姐姐的真心的。”

“……”

“比如说,我对大哥,就是一见钟情,你看看你长得又好看,人又有才,小哥,你是不是也有女朋友呀。哎,你别走呀,哎。”

接着几天还是无果,赵小爷就开始了死缠烂打模式。

比如说,沈巍回家,总会看到赵云澜和门口的保安吵吵起来,嘴里还振振有词的说“我去找我媳妇儿,您别管这么多呀。不信??他妹妹就是我媳妇呀。”

比如说,沈巍去买菜,总会看到卖菜的大叔提醒自己“小伙子,看你文文弱弱的,告诉你,小心点儿后面那位胡子拉碴的痞子,别被欺负了。”

“哎我说大叔你怎么说话呢,我哪里像痞子了,是不是沈大哥。”

“说的就是你,人家细皮嫩肉的文文静静的你别去招惹人家。”大叔还回了嘴。

“这您就放心吧,我呀,疼他还来不及呢。”

然后大叔的眼神就变了,沈巍一咳,对大叔说“他脑袋有问题,您别理他。”

比如说,沈巍想找个天气好一点儿的天儿去旅游,刚打开车门进去坐下旁边副驾驶赵小爷就一屁股坐了下来,还笑呵呵的打招呼。

“好巧呀,沈大哥。”
沈巍叹了一口气,锁上车门,锁上车窗,解开安全带,直接靠近赵小爷来了个壁咚……

然后眼神冷冷的,说“你喜欢我?”

看着沈巍这眼神和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小爷感觉自己变了,不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爷了。

“额,我就是,怕你一个人出去寂寞,陪陪你,呵呵,我喜欢的是你妹妹还是姐姐的呀。”说着往下靠,想把自己缩成一个团。

沈巍眨了眨眼,一笑,说“我想,保安都告诉过你了,我没有姐妹的吧。”

…………

咽了咽口水,小爷终于没接话。

冷哼一声,给赵小爷寄上了安全带,自己开车离开。

赵小爷现在只想回去,连忙问“哎哎哎,去哪儿呀,我,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儿呢,我还是回去吧。”超谄媚的一笑,小爷觉得自己可能再也不是爷而是小姐了。

“不是怕我一个人孤独寂寞吗,不是要陪着我吗。”沈大美人一边开车一边说着,云淡风轻的。

“没,我觉得还行,沈大哥这么厉害,不用人陪肯定。”

然后赵小爷被无视了。

“……”就这样,得过且过,赵小爷竟然识相的没说话,又想着追求人生快活,睡了过去。

当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到的地方,竟然是自己小时候住过的那个家,准确来说,是那个家附近的,公园。

是,第一次遇见她的地方。

等等……不是没姐妹呢??

他都做好了,放弃那记忆里的小公主去追这男人的准备了,什么情况。

莫不是整容?

变性?

身心健康的沈巍完全不知道对面的人心里想的什么,就是看着对方以为对方在给自己使脸色,不觉把态度放的温和了些。

“这地方,记得不?”沈巍说着,淡淡的语气,夹杂着不容易听出来的紧张。

“嗯嗯嗯。”只见对方一个劲儿点头。

“你还喜欢她吗?”

“……为啥这么问??你不是没有姐妹吗……而且咱俩现在很明显,我喜不喜欢的……”

“那你看看这个。”沈美人心里极度不自信,话没听完就打断了赵小爷,整的赵小爷一愣一愣的……

这个地方换成监狱的话,那可真是……

话是这么说,只见沈巍从衬衫里拽出一个项链,就算冒冒失失脑袋混沌如赵云澜也认识。

这可是他家传家宝,他挨了板子换来的。

等等,为什么“怎么在你手上?”

“……”沈巍欲言又止,终究说“我要是跟你说,你搞错性别了,你怎么办?”

果然赵小爷大脑死机了。

皱了眉头好一会儿,突然双手一拍,说“沈大哥……看,你逗我?”

“我没有开玩笑,”沈巍皱眉,吓得赵小爷一激灵,又听对方说“你喜欢的人,是我……小时候。”

我喜欢的人,是你……

额……

沈巍说着,等着赵云澜说话,或者,给个表态。

赵云澜知道自己是独生子女呀……

知道还一个劲儿的死缠烂打的……

却只见赵小爷难得的认真,然后说“我们回去吧。”

…………

沈巍眼神暗了暗,不让人发现自己的落寞,说“我已告诉你真相,以后,我们也不用再……”

不用什么,他们俩,可是啥都没有发生,连个喜欢,告白都没有。

回去的路上一句无语,沈巍开车送赵云澜回家,却被对对方告知直接开到自己家门口。

“我有东西落在保安那儿了,你还别说,我和那保安大哥还是真的不打不相识。”还是一如既往的语气,听的沈巍心烦意乱,却又想要听他的声音。

沈巍把车开到了自己家,准备和赵小爷告别回自己老窝,却发现对方竟然跟着自己到了家门口,连保安也没拦着。

“我说了,我和那保安都不打不相识的。”

“那你直接回家呀,东西也不要了吗?”开门进家,后者一个箭步就进了家门……

……

“赵云澜,你什么意思,来羞辱我的?”

只见对方一脸好奇的瞅这瞅那,然后对沈巍说“你还穿女装吗?”

“……”

“……那本是妈妈恶作剧,实不相瞒,就穿了那一次。”

“嗯……”说罢还点点头,沈巍看着这个不速之客,站着也不说话。

“沈大哥,坐呀别站着呀,当自己家啊。”只见这不速之客还一脸我是主人的样子。

“……”

“我去给你倒茶。”说罢放下包转身,没走几步就感觉到后背明显的重量,以及自己被禁锢的错觉。

只见赵小爷真的把自己圈了起来,还不是错觉。

“沈巍,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一见钟情,死缠烂打,然后……洞房呀……”

然后整个人就转到了沈巍面前,痞痞的笑着

“说了你是我媳妇了,男的我也娶。”

沈巍愣了愣,又问“你认真的?”

后者郑重的点点头,又说“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还亲过你呢,不好意思不负责任是吧。”

沈大哥淡淡一笑,又说“不后悔?”

后者还是点头。

“好,可是,有一点你说错了。”沈巍解了解领带,原本身高就比赵小爷高,更是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这气场,小爷推后了一步,被沈大美人抓住了手腕。

直接沈美人邪魅一笑,“我吧,不能嫁,但是……可以娶。”

“……???”

“沈巍你认真的?哎,等等,哎……等……”

#剧版镇魂#  #镇魂#

得,昨天将将赶着12点之前发到了剧版镇魂那里,逛逛才发现这里更是大队伍,哈哈

为爱画骨之芊芊若雪


请勿上升至真人,排骨西瓜同人

par.1  好久不见

“回来那么多天了,也不去我的工作室坐坐?”胖子低头搅拌着咖啡,像是漫不经心的问出这句话。

三年,你终于是回来了。

时间,上午,地点,咖啡厅。

“胖哥,你也不想我吗,人家好歹刚刚回国好不好,时差还没有倒好。”西瓜端起咖啡闻了闻,恩,果然还是这个味道最好闻了。

“大瓜......”

“是西瓜。”胖子喊出某瓜的外号貌似惹得某瓜很不高兴。

“瓜瓜......”

“是西瓜......”原本还想说什么的某瓜在看到胖子一脸幽怨的神情后沉默了。

“好吧,瓜瓜就瓜瓜吧,这么讨厌的叫法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某瓜一脸厌恶的瞅着胖子。

“拜托,我没叫你笨瓜呆瓜不错了好不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胖子突然噤声,就这么看着西瓜。......

——————

“没有想到你长得不错脑瓜子这么笨,对,我是女的,就是女的。”

排骨是很生气的,没错,就算是声音比较阴柔,那也只是唱歌的时候好不好?他是暖男,男的男的好不好!

工作室的人对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不过难得排骨这么生气呢。

“好了好了,排骨啊,你看看你,这事情司空见惯你怎么今天这么大火气?”

胖子说完这句话某瓜忍不住笑出了声,看样子自己不是唯一一个把他性别认错的人啊,不好意思,就算是这位姓排名骨的人的确一看就能看出来是一位男生吧,不过,谁让他听他唱了女声了呢,他真的只是小小的感叹一下。

而至于感叹的内容,就是某瓜看着不远处的某骨曰了一句“我去这女生太男性化了。”

其实本意不是这个,他原先是想说“我去这男生唱的女声太女性化了balabala......”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就变了样,恩,小小感叹一下。

“你笑什么。”排骨不顾胖子的阻拦气势冲冲的走到西瓜面前,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而至于西瓜,心里愤愤,对,他是稍稍有些矮,也只是稍稍有些矮而已啊,但是面前这人这身高......

为防止差距太明显,西瓜轻咳一声,后退了几步。

一旁的胖子憋笑,倒不是因为怕排骨欺负自家好友,毕竟自家好友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就是感觉这种差距比较有乐。恩,估计以后不会无聊了。

“你躲什么?”排骨说完向前一步,而西瓜再次后退。

对的,我惹不起你我可以躲。

于是某人再上前一步,然后某人再后退一步。

于是某人向前一步,然后某人后退一步。

众人逗乐的关注着剧情的发展,胖子最甚。

某瓜心里腹诽,这样不行啊,一直占尽弱势不符合他的性格,就算是很多事情他的确是弱势吧,不过这个工作室是他胖哥的,他和他胖哥什么感情啊,怎么能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欺负呢?

大瓜,你知不知道你思考的这个过程时的表情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啊......胖子抚了抚脸,哦,看来还得他出山。

是的,某瓜决定了,士气不能输。想到如此还点了点头。

于是......

“胖哥......”排骨看着某个身高比自己矮的生物艰难的开辟出一条路径直朝胖哥走去......

不禁眼神有些纠结......

这人是谁......

“哦哦,排骨啊,他是西瓜,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人。”

听到胖子的回答排骨才发现自己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但还是冲胖哥点了点头。

不对,西瓜?

某骨回忆起昨天的事情......

哦,就是那个唱歌唱得不错的人吧......不过......

“你确定他唱歌唱的行吗?”

西瓜听出来了,排骨这句话里可满满的都是怀疑......

原本还窝在胖子手臂里的某瓜顿时气势恢宏了。

“喂,你会不会说话。”

听到某瓜这么说,排骨眉毛挑了挑“听胖哥说你对音乐还挺有造诣的,那,你就唱一首吧,反正我没事。”

他是有事啦,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看看面前的,男生,有多大的能耐。

工作室的人听到排骨这么说面面相觑,排骨今天可是有任务的好不好,连夜赶工都不能保证做完呢好不好,想到这,众人无奈了。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原本我就是为了胖哥才来的,更何况这个工作室好歹还是我们家胖哥的balabala......”

胖子心想,阿瓜,是你自己说很想见一见你们家排骨女神然后死气白咧软磨硬泡的求他他才会答应你的好不好啊,再者......

胖子知道某瓜瘾又犯了,无奈的走近和某骨讲的认真坚决决绝的某瓜,以一种比较奇怪的姿势拖走。

这种时候,只有用强的才能以绝后患一劳永固。

“排骨,你等会啊,我跟他说说。”胖子冲排骨说着。只见后者点头。

“我说大瓜你是怎么回事刚来就和我们家排骨干上了.....”

“拜托,谁知道排骨竟然这么霸道?我不玩了,我走了,哦对了,最近手头有些紧我都好几天没吃上饭了,你看我都骨瘦如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今天晚上胖胖早点回来啊别忘了给我带大鸡翅啊你也知道的最喜欢的还是天桥下面的那家......”

看着某人边说边走大有一逃了之的意思某胖难得粗暴了一回,记得,难得粗暴了一回。

某胖拽住某人的胳膊强行将某人带回,曰。“大瓜,就听哥的,唱一首。”说罢点了点头。

西瓜眨了眨眼,没有表示。

胖子抽了抽嘴角,曰“好吧,这个月房租可以免了。”说罢还慎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而后者没有反应,依旧看着胖子。

很好!

“好吧,水电也免,今天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某胖明显情绪低落啊。

某瓜问道“大胖,只请一顿饭吗?”

你个臭西瓜!

但是,胖子深呼吸了一口气,笑说“这一个月饭我包了。”

“好的!果然还是胖哥最好了,说话算数。”某瓜微笑的朝录音棚走去。

看着某瓜的背影,胖子叹了一口气“阿瓜,你也该开始新生活了啊......”

“可以开始了?”排骨问着,嘴角泛起一抹笑,春风满面。

某瓜看到眨了眨眼,说“好了,随你唱什么歌。”

排骨记得胖子说他最擅长芊芊这首歌,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笨瓜?

恩,名字不错。

胖子走到录音棚门口,站定,神情少有的凝重。

芊芊……大瓜,你能唱的出来吗?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你也该放下了......

排骨看着胖子的神情眉头紧皱。

听着耳机里熟悉的音乐,西瓜貌似明白了什么,想也不想就要离开却看到站在门口的胖子。

胖哥......

西瓜就这么看着,不说话,他不会唱这首歌的。

胖子看着他,眼神有些哀愁。

大瓜,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

大瓜,我知道你不好过,但是,人总不能活在过去。

大瓜,所以,就算是胖哥求你......

西瓜记得,胖哥就是大哥哥,什么都惯着他,就算是最难过的时候也不曾离开。

可是,他貌似一直都沉溺于过去呢......

可是,他真的不想再去回忆那段岁月了......

“笨瓜,你到底能不能唱。”排骨对某人说着。

西瓜看着排骨,明明是很讨厌的口气,自己怎么就不生气呢?

好吧,唱就唱吧,为了胖哥,为了自己。

报以微笑,说“当然唱。”

排骨看着某人的微笑,一瞬间忘记了去回答。

胖子看着某人的微笑,强忍住流泪的冲动冲某瓜竖了个大拇指。

西瓜,好样的。
——————

回忆完毕。记得那是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呢。

想到这,西瓜微微一笑。

他叫他笨瓜,恩,他承认这个外号不错。

但是......想到自己已经离开三年,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呢。

想到这里,西瓜有些难过。

西瓜很想离开。

“胖哥,我还是......”

某瓜话还没有说完却被某人打断。

“胖哥。”

熟悉的声音,听着身后的人的脚步声,西瓜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排骨......

他怎么会忘记这种强烈的压迫感,没办法,他对他就是完全没有抵抗力呢。

从认识,到熟络,甚至是......

现在,他是该以什么身份和他打招呼呢?

或许说,他可能都不希望和他再有什么交集了吧?

“排骨,你来了?”

听见胖哥的话西瓜用眼神质问胖哥,然而对方却没有看自己......

他感觉被骗了。

想到这,西瓜有些气愤,起身准备离开却被人拉住手臂......

“不用着急走。”排骨看着面前的人,如是说着。

冲某瓜微微一笑,说“或许,我应该先说,好久不见?”

看着排骨,某瓜没有说话,只是这么站着。

西瓜回来了,骨头你过得还好吗......

par.2 星光江色

记得那是很久以前,他拉着他到北江大桥,看着脚下的江面,很晚,城市是灯光旖旎,但是头顶的星空还是很美丽呢。

试音结束,西瓜一个人跑到酒吧喝酒,喝得烂醉,原本是准备打车回家的,没想到遇到这么个人,二话不说就把他拉到这么个自杀率极高的江上。

拜托,他都喝得烂醉走路都走不完整不让他回家是做什么?

芊芊,是芊芊啊,那可是她最爱的一首歌呢......

排骨看着旁边的人,站也站不稳,真真是喝得烂醉呢。

其实排骨也在好奇,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就会有种别样的感觉呢?

对了,那种感觉可以称之为同是天涯沦落人,对,一定是的。

他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过往,可是,唱歌时候的伤心,面对生活的挣扎,他可是看的真切。

西瓜?你也够笨的,什么情绪都掩盖不了呢,不像他,他把情绪掩藏的很好呢......

排骨抬头看天,这片星空早就没有以前的感觉了,可是,他还是很怀恋呢。

“喂,你个臭骨头,我现在很认真的问你,你把我拉到这里来有什么事?”

西瓜扶住栏杆,自认为犀利的眼神看着排骨。

看着某瓜的表情,为什么他觉得有种被猥琐的感觉,看样子不该把他带过来,恩。

“我没有钱打车回家了。”骗人,他一路上跟他到酒吧又把他带到这里,其实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我去,这理由......”某瓜不屑的白了某骨一眼。

“怎么了?”排骨问道。

“你呀,找错人了,我也没有钱啊,连坐公交的钱都没有了呢。”

“没有坐公交的钱,你还打车?”

“切,你懂什么,打车开到楼下就给胖哥打电话啊,反正不是一次两次了。”

某瓜说的理所当然。

排骨看着面前的人,顿时有些同情自家胖哥。

“好吧,就算是把我卖了也会送你回去的。”排骨这么说着。

“废话,不把我送回去几个你也赔不起啊......”西瓜靠近排骨,冲他挑了挑眉。

排骨眨了眨眼,拜托,喝醉酒就别去玩火啊......

某骨完全无视了某人的话对他造成了不小的诋毁的这件事。

重点是什么啊重点......

排骨转头,看向江面,目光延伸很长。

“你心里也有个人是吧?我心里也有人呢......”

还在好奇自己为什么那么反常呢,算了,今天反常的事太多,管不了不管了罢。

西瓜就算是有些站不稳但是神智还是很清楚的啊,这样子就把你的事情说出来真的好吗?

“恩。”说罢还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排骨看着西瓜,又说“可是他已经离开了呢。”

“哦。”

只见某人仍旧点了点头,正当排骨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就看见某人欺身向前。

“她好看吗?”排骨不知道他是真的醉了还是假的,但是这家伙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啊。

后退了几步,说,“你觉得我好看吗?我好看就是他好看了。”

说罢一抹邪笑挂上嘴角。玩世不恭。

西瓜的印象。

西瓜切了一声,说“好不好看都跟我没关系。”

说罢准备离开转身的一刹那脚下一软笔直的趴在地上......

排骨是这么想的,就算我运动神经再怎么发达我也扶不了你啊。

排骨走到某瓜身边,踢了踢某人,还是没反应。

得,肯定是酒劲上来起不来了。

“算了,本少爷呢就大发慈悲送你回去。”

完全忽略了自己才是罪魁祸首这个事实。

扶起某瓜,某骨有一瞬间的失神,这小子,长得还是很对他胃口的,恩,说说而已。

某瓜睁开眼,看到面前的某人时脑袋有一瞬间的短路,然而,手快于脑这个道理胖哥可是深有体会啊。

所以,当胖哥看到以熊猫眼的姿态出现的排骨时顿时笑开了花。

“这下子好了,遭受大瓜的毒手的可就不止我一个人了。”

是的,某人借着酒劲狠狠地揍了他,而且,他绝对是故意的!

“那个,排骨啊,我真的不是故意啊,我吧,就是手欠,喝个酒什么的就会乱打人,真的不是故意的,不信你问胖哥他都挨过好几回了。”说罢还象征性的指了指胖哥,而后者憋笑点头。

不行了,看着排骨顶着淤青的两个眼睛唱歌真的有种跳戏的感觉啊。

无视某瓜,排骨拿鸡蛋敷着眼睛,疼死了。

看到排骨没有讲话,某瓜只好讪讪离去,然而当离开了录音室,再走开离某骨好长一段距离的时候,还是爆发出了惊天地的笑声。

哈哈,活该,谁让你第一天看着他就欺负他非得要证明什么他是弱弱的人这个事实的,虽说他是很弱啦,但是你不能说!

很疼吧,就算他不是故意的吧,不过如果给他再一次机会,他会说,干得漂亮他还会这么做的哈哈。

没错,他西瓜前几天才把上一段感情放下,现在一身轻松各种愉悦正愁没有乐趣呢,呵呵!

小样,斗得过我吗?

然而仰天长啸的某个人在看到满脸微笑的人的时候噤声了。

“嗨,好巧啊。”跟面前的某骨打了个招呼准备讪讪的离开......

“其实,”排骨说着,然后止住了某瓜的脚步。

“我吧,失恋了。”

西瓜转身,“恩,很抱歉?”

排骨挑了挑眉,继续说着“我呢,前一段时间还是很想他的。不过呢......”

排骨走近某瓜,在某人身边站定。“看到你可以忘记过去,我觉得我也可以,所以,就把一段感情尘封在心里,然后面对新生活了。”

排骨看着某瓜,其实,也可以开始面对某个人了。

“恩,恭喜?”西瓜面对排骨微笑,为什么和他讲这个啊喂!

“我听胖哥说了,所以,你是叫笨瓜是吧?”

胖哥说了?说什么......

其实,这是一个胖子将一个西瓜引向正途的故事。

“不不不,我叫西瓜,不是笨瓜。”某瓜义正言辞的点头。

“好吧,呆瓜,其实......”

“我说了,我叫西瓜,不是呆瓜也不是笨瓜谢谢。”

原本还在酝酿情绪的某骨听到某瓜这么说顿时将心里的某些称之为温柔的情绪打发的一干二净。

只见某骨阴沉着脸拽过某瓜的胳膊,一字一顿的说“你是不是在跟我打马虎眼我不介意,既然你还不明白那我就挑明了吧。”说罢邪气的一笑。

西瓜挑眉,不不不,胖哥跟他说了自己的事……所以?

不过,胖哥不是这样的人啊,胖子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不可能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啊,对,唯一正确的解释是,胖哥觉得这事不重要,可是不重要的是胖哥也不会讲的啊......

排骨看到某人脸上的神情又回到了第一天相见时的纠结顿时好奇这个脑袋开不了花的家伙是怎么活这么大的。

正当某瓜准备向某骨问清楚事情的原由的时候,抬眼就发现某张脸正在无限的放大中......

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躲在不远处的胖子扶额叹息,他怎么就认识了这么个呆瓜呢......

笨瓜啊人家那是明明白白赤裸裸的告白啊好不好!

就算你不接受好吧哥哥我承认我是不该贸然把你领到这条道上但是就算你拒绝你也要温柔一点柔声柔气的说好不好啊!

于是乎,被某瓜打了一巴掌的某骨出现了罕见的瞬间呆滞,而至于西瓜君,不好意思,他的表情难以描述。

“额,对不起啊我......喂喂喂,有事好商量,别动粗啊!”

“既然你还不明白,那我就教教你。”

某骨将某瓜按到栏杆上,在某人微愣的时候占了某人滴便宜......

不好意思,此文清水,不要自行YY本文以外的情节,不过,你们心里想啥我也不清楚不是,咳,恩就这样。

“干的漂亮!”某胖曰。

————

“都走了那么长时间了,为什么现在回来了?”

排骨问着,看着对面一直低着头的人。

某瓜只是低着头,他能感觉到巨大的压迫,炽热的眼神向要把他杀了一般,可是,他能说什么?

说对不起,因为他害的晨曦出车祸离开?

说自己只是因为伤心和愧疚而离开,又因为想他才回来?

他一定是恨透了自己了吧,因为他,晨曦才会受刺激离家出走出了车祸离开?

对不起,骨头,他可能,不该回来呢。

“对不起......”某瓜小声说。

声音印在某骨心里一颤,有多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

三年,他离开三年,他等了他三年,当初是他主动的,所以很想问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答应,既然答应了为什么突然地离开。

真是自私,冷漠。

想到这里,排骨皱了皱眉。

“对不起就够了吗?”

听到某骨的话某瓜叹了一口气,果然,他讨厌自己,即使三年了还是这么讨厌......

“那你还想我怎么样?我也很伤心啊,我也不希望晨曦出事,可是......”

西瓜想到那天,记得那个女生撕心裂肺的哭喊,记得那个女生满满的恨意。

本以为会忘了,才会安然无恙的离开,可是,貌似不是呢。

所以他不该回来的,他应该离开的,已经拥有的三年的记忆,这里已经不属于他了,排骨的记忆也不会再有我的位置了.....

想到这,西瓜觉得自己很可怜......

罢了,走就走吗,离开就离开吗,已经不需要自己了不是吗。

西瓜抬起头,看着排骨,说“不论怎样,我还是要说对不起,对不起你,对不起晨曦,对不起胖哥。”

“为什么你总是要提晨曦?我现在在讨论咱们俩之间的事。”

排骨皱眉看着某瓜,他已经很克制了,克制自己不去打他,克制自己几年来喷薄而出的感情,他,需要一个解释。

“我知道,或许,我离开才是最好的吧,对不起,三年后还来打扰你。”

西瓜自顾自的说着,然后起身,他想再看看他,他怕再也不回来会忘记,忘记他的样子。

至于某骨,只是皱眉盯着他,自私的人,离开三年那么长的时间,现在回来竟然还想走是吗?

竟然那么迫不及待的离开他吗?

就这么讨厌他,所以即使已经回来了那么多天都不联系他?

还是他通过胖哥才知道他的住处?

笨瓜,你真是......

西瓜当然不知道此事某骨内心的波涛汹涌,他一心只被愧疚包围着,原来骨头那么讨厌他啊......

“既然你那么讨厌我,我走就是了,你放心,我不会再回来了。”

说罢看了他一眼,他还在生气,低下头,转身离开。

没走几步手臂就被抓住然后整个人都被带了出去。

手臂的疼痛让西瓜一个激灵,“骨头?”

说完这些话才发觉自己貌似不该喊他骨头啊,已经没有那么亲了......

而某骨听到那声骨头后脚步顿了一下,随机更加使劲的握着某瓜的胳膊,继续往前走。

“哎,排骨,很疼诶,啊......都说了很疼你就不能不拽着我胳膊吗?”

只见后者没有反应,只是手里的力道轻了点。

无可奈何,某瓜跟着某骨的步伐。

“到了。”某骨放开某瓜,而西瓜看着面前的景象略微有些惊讶。

北海大桥......

虽然离开三年,你还是没有变呢,记得很久以前,自己和骨头就是在这里开始了解的呢。

好怀念啊。

“笑什么?”某骨生硬的声音唤回了神游的西瓜。

对了,还有他呢。

“你带我来这干嘛?”西瓜问。

“只是想听你一个解释,为什么走。”

排骨站在桥上目光放得很远。西瓜听到这件事眼神暗了暗。

“对不起......”

“我不想听对不起。”排骨转身,说“为什么。”

看着某人的眼神某瓜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因为我,晨曦也不会离开。”

排骨听到这句话疑惑的皱了皱眉。

“为什么这么说?”

“晨曦喜欢你,呐,骨头你没发现吗?”

说罢小心翼翼的看着某人。

“我知道,但是那又怎么了?”

排骨眨了眨眼,对于晨曦,他能有的只有愧疚。

晨曦是谁?

是那个让排骨念念不忘的那个男生的妹妹,那个为了救排骨在一场火灾中丧生的人的妹妹。

可是,他对晨曦并没有感觉啊。

“晨曦说了你和那个男生的事......”

“你介意?”

“不是,额,我是说,不介意......”

越说感觉底气越不足,但某骨听到后却越发高兴。

“咱们俩合唱芊芊的时候晨曦就发现了咱们俩的关系。她找到我,并不希望我和你在一起,她很难过,很伤心,可是我......”

“晨曦找过你?”

“恩。”某瓜点头,接着说,“呐,骨头,或许咱们俩真么不应该在一起。”

“你胡说什么!”被某骨一声厉喝某瓜顿了一下

“可是,我没有同意,我拒绝了晨曦让我离开你的要求,所以,晨曦才会离开,才会出车祸,都是我害的,知道吗骨头,因为我......”

某瓜越说越难过,最后,只能低下头,一言不发。

“笨瓜,你是因为这个才.....”

“可是,如果我不走,我会觉得很对不起晨曦。”

“笨瓜......”

“所以,不辞而别,我也很难过的骨头......可是我不能那么自私,不顾晨曦的反对和你在一起,毕竟,是我害了她......”

排骨看着面前的人,顿时怜心四起。

原来,因为这个,我误会了你三年,因为这个,我想你了三年......

“所以,”西瓜看着排骨,“我会离开的,不管我不喜不喜欢你,我都会离开。”

说罢,转身离开。

“等等。”无视身后某骨的呼喊某瓜脚步不敢停,他怕只要站住脚步,就再也迈不开步了。

“我说了站住了!”某骨追上某瓜的脚步,一把抱住准备离开的人。

“如果因为这个就离开我三年,那你真的得挨打呢。”

在某人耳边呵气,完全无视某人已经耳根发红。

排骨轻笑,曰“晨曦的离开的确很让人惋惜,但是,晨曦没有不同意呢。”

没有不同意呢,笨蛋,不,笨瓜。

“没有不同意的意思是......”某瓜要转身却被某人抱得死死地,只好作罢。

“晨曦呢,在离开的时候是说了我和你要幸福的话的,真的。”

某骨记得那个什么都想着自己的女孩,可是,只能说对不起了呢。

“可是......”

“别可是了。晨曦说了,虽然她更希望和我在一起,但是你也是个不错的人选哦。”

原先没有明白晨曦的意思,现在看来,是因为这个呢。

晨曦丫头,谢谢。

笨瓜,谢谢,谢谢你没有忘了我,谢谢你三年和我一样承受着彼此的煎熬。

在某人怀里的人沉默了,也就是说,他这几年过得那么辛苦毫无必要呢。

“喂,骨头。”

“怎么了。”

“我想听芊芊。”

“芊芊?你是不是......”芊芊是笨瓜前任最喜欢的歌曲啊,难道......

“不是的,只是,觉得咱俩因为芊芊结缘,离开那么长时间,得把断了的那根线续上啊。”西瓜点了点头,

又说“拜托,可以放手了吧?”

某骨讪讪的松开手,点了点头,说“既然这样,把这事跟胖哥说一声吧。”

“不用说了,胖哥一直在的。”某骨顺着某瓜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沉默了。

“为什么胖哥不找一个粗一点的电线杆站着。”某骨手挽上某瓜的手臂,如是说着。

“据我所知电线杆都是一样的,没有一个能遮住胖哥的体型。”某瓜领着某骨离开,还是先去吃饭吧。

“也对,胖哥该减肥了。”

“他一直需要减肥亲爱的。”

远处的胖哥看着离开的一对,从电线旁出来,甩了甩手里的相机,恩,好素材。

镇魂同人文

#剧版镇魂#   #镇魂#

传说这赵云澜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个人,20几年了,从8岁那年见着了遇着了还……亲过了后,就是念念不忘。

是,他赵云澜是谁,铁骨铮铮正义凛然钢铁直男,长得帅不说嘴还甜,会说话会办事儿这从小就是别人捧在心尖儿上的呀,追自己的姑娘可是从城西到城东,城南到城北都不为过呢,然而,这愣是自己单了20几年,用家里那只死猫的话说,那就是作的,不,作作更健康。

谁让咱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呢。

还是个女人。

是,初次见到她吧,是在公园里,别家小姑娘小小子都不将就的撒泼打滚,人这姑娘不,穿着白色的雪纺裙,头发虽然说是短发吧,可是那发卡老别致了,那天太阳正好,他赵云澜命令自家小弟用一毛钱给他买块一块钱的冰棍的,就是那种上面写着开心果一大袋儿好几个的,五颜六色的吃起来贼香的。他赵云澜拿着这两袋冰棍儿,一袋给了小弟们分了,另一袋儿自己握着,往自己嘴里填了一个草莓味儿的,妈妈说男孩子和草莓最配他就疯了似的喜欢上了草莓。

不行,这阳光打的太好看,这小姑娘脸蛋儿白嫩嫩的就像能掐出水,这柔弱的劲儿估计扔河里能和河一起化了,太阳一晒就变成泡沫了可不好。

想到这,赵云澜三下五除二迈开小短腿跑了几百米,在人小姑娘跟前儿站定,说了句“来,吃,不吃会化的。”

你要是真跟美人鱼一样太阳一照就化了可怎么好,他是喜欢吹泡沫玩儿的不亦乐乎的,可是你长得太好看了,不行,以后嫁给我当媳妇多好。

看对面儿的小姑娘没言语,这货二话不说从袋子里掏出了一个草莓味冰棒,直接递了过去,小脸一抬,说“来,吃了它就是本小爷的人了。我妈说了,遇着自己喜欢的姑娘就得把自己喜欢的都给她,呐,快拿着,要不快化了,你衣服这么好看,弄脏了你妈不说你呀。”

像是戳到了女孩儿的痛处,本身散发着高贵如我莫要打扰我我好孤单呀陪我聊天吧可是我不会聊天儿呀各种信息的小姑娘,切切的接过冰棍,看着赵云澜,轻轻咬了一口。

啧啧啧,看看这小公主样子的姑娘,吃个东西都温文尔雅的,边感叹赵云澜一口吞下了剩下的冰棍。

看着对面的小姑娘文文静静的,不自觉看的呆了呆,太阳太大了,这白色的小裙子太可爱了,赵云澜眨了眨眼,说“我妈说了,吃了我的东西,你就得嫁给我了。”

睁着眼睛说瞎话一直是赵云澜的专长,然后赵云澜就看着对面儿的人吃着冰棍的动作停下来了,瞪着大眼睛看着赵云澜,楚楚可怜的马上眼泪就下来似的……让传闻中的赵小爷闭了嘴,把自己脖子上的琥珀项链给人家姑娘戴上,然后亲了一口后,慌也似的跑了。

现在想想,那可是人生一大污点,洗不掉的。

还好只有那小公主知道。

所以,他赵云澜单身20几年,就是因为那小姑娘?

他这也太深情了吧,自己都被自己的痴情感动到了。

唉,今儿个天儿还是好呀,对面儿坐的还是自己的小弟,和小时候那一天一样的天儿,可是你说这咋就遇不到呢。

“来,给小爷买杯摩卡去,给我加双份黑糖的,给你钱。”说罢大手一挥扔了1块钢镚儿。

……你奶奶的,打小就没变过,就知道压榨他。

“我说,小爷,赵小爷,你现在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您能不能放过小的呀,小的这个月养老婆就挺辛苦了,您老这钱……打发……”

要饭的呢……好吧我就是要饭的,看着对面儿小爷痞痞的脸,这边儿的林静咽了咽口水……得,大人不记小人过。哼。

“哎我说,你一大老爷们天天喝这么少女的东西,你也不嫌害臊的。”把摩卡推到对方那面儿,林静大口喝着自己的焦糖玛奇朵……

一副你还好意思说别人的表情的赵小爷说“哎我说静静,你都有对象的人了,天天跟我鬼混啥的。”

“你看你说的,我这不担心我朋友我青梅竹马我大哥吗,你说你惦记个谁呀到底,这天天男男女女油盐不进的,你要不就像我吃斋念佛清心寡欲,要不,就放荡点儿呗,就您这身板,您这颜值,你这脾性,谁不稀罕你呀,这可是男女通吃呀。”

“废话真多,我想着谁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者,你要是清心寡欲了可就太对不起如狼似虎这个词了,我跟你说,哥们儿,小爷我呢,取向正常着呢。”

“你这可就不对了,我个人认为我已经很清心寡欲了,如狼似虎的另有其人。”

“你还能全程被动呀?”

一句话把林静问住了,低头赶紧吸一吸自己的焦糖玛奇朵。

似是不甘心,非得扳回一局,说“照我说,你那初恋情人指不定名花有主呢,你看看把你整的魂牵梦萦的,小时候就把祖传的项链给丢了,啧啧啧,你那次可是被打的不轻吧”林静挖苦着

“哼,那是小爷潇洒,好东西就得给媳妇儿,传家的才重要不是,我还真跟你说,我对象的脸我现在深深印在脑海里呢,那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材,那富有深意的眼睛,我看着她我肯定能认出来。”

林静对自家老赵的形容词表示小小的怀疑然后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却见对面儿的哥们眼神突然亮了起来,那光芒放的真是称为活久见。

也就像是饿狼看着羊还要装矜持,两只大眼睛在阳光的折射下竟然有些不敢看,啧啧啧,然后这只狼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了。

再看,已经跑到咖啡店门边儿的一个位置,先人一步坐了下去。

而对面,正是一位翩翩贵公子……

要形容的话,来,老赵这么说的刚才,那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材,那富有深意的眼睛……

等等,男人?

而这边的沈巍,还没坐下,就发现这个不明生物眨着极度放光的眼神窜了出来,微微皱眉。

什么生物,这么奇怪。

“小哥,您坐,坐。”只听对面的人手一摆,风情万种……嗯,就像是那青楼站在外面拎个手帕边甩边说‘帅哥~来呀~’一样,啧啧啧,他可不是老鸨,是了也不能招他。

想归想,他沈巍还是彬彬有礼又,冷淡的坐了下来。

“哎,你好,我叫赵云澜,我不知道为啥,总感觉您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

“哎,真的,我跟你说,您看看你这身段,这眉眼,这气质,这穿着打扮,啧啧啧,对,肯定没错,就是见过……啧啧啧”

“……”碰到了个变态,沈巍这么想着,还是保持了微笑,一言不发的。

看着不说话的沈巍,赵云澜想着是不是太软了,就装腔作势的来了句“呦,还不理我,别装啊跟你说,来,我就觉得咱俩肯定见过,你说,是不是。”还把语气词挑了挑,显得自己有威严一些。

“……”不是,沈巍在心里这么回答着,还是不说话,就给你礼貌的一笑。

……不好办,我赵小爷这么有魅力的,竟然纹丝不动,高手。

“哎呀,大哥,你看看,生疏了不是?其实呀,小弟就是想问一句,您有姐妹没?”

坐在不远处的林静一头栽倒在桌子上,赵小爷这软硬兼施的不要脸又死缠烂打的样,还真是没见过。

赵云澜就这么看着沈巍,星星眼又亮了一个等级。

对面一直温文尔雅沉默至上的沈巍听到这句话,脑海里的话匣子就这么悄摸的打开了……

“来,吃,不吃会化的。”

“我妈说了,吃了我的东西,你就得嫁给我了。”

温文尔雅又隐忍的沈巍,面不改色的握紧了拳头,心里远处被不小心划开了一个口子,不疼,却让自己有点儿堵的慌。

对面这人,莫不是就是……

不行,一情绪波动就要蹦文言文,努力克制自己的思绪的沈巍,抬眼看他,眼神还是冷冷的不说话。

我去这眼睛是真好看呀,这样想着赵云澜眼睛更闪闪的看着对方,终于找到了呀这。

哥哥这么漂亮,妹妹肯定不差,姐姐也行呀。

“实话告诉你,我呢,和你家姐姐还是妹妹的从小就定了婚约了,我跟你说,咱俩虽然初次见面,可是这以后关系就近了呀,来,我该叫你啥?小舅子?”

看着对面儿的人还是侃侃而谈的,沈巍一直隐忍的神经膨的就断了,正好店里服务员上了一杯水,还没等大脑思考身体就已经行动了。

他拿那一杯水,泼了对方一身。

看着对面儿的人从侃侃而谈再到震惊……然后又转成了玩世不恭,沈巍愣了愣。

“我说,大哥,你这,这么烦我吗?”赵云澜捋了捋额间的碎发,一个甩头,还是痞痞的看着沈巍。

对方似是很隐忍,这就匆匆离开。

“等等,告诉我你叫啥呗,我叫赵云澜,还有,替我向你姐姐还是妹妹的问好。”

想了想,从沈巍嘴里蹦出了俩字“沈巍”,然后就离开了,这脚步带着一丝凌乱。

自打那以后,赵云澜每天都在咖啡厅蹲点儿,见着人,就美人美人的叫,还刨根问底的。

“你说,你咋就不告诉我呢?”

“你喜欢她?”

“喜欢呀,这都多少年了,你以为老子单身是为啥……”看着对面人的眼神冷了下赵小爷就低了声音……

嗯,不对呀,这进展不对呀。

“你喜欢她哪一点?她可不那么好。”

“哪有你这么说人的,我告诉你,世界上的爱情,大多一见钟情接着死缠烂打,接着就进洞房了……”

听着这赤裸裸的词沈巍眨了眨眼,淡定,面前的人只是欠收拾而已。

“额,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对你们家妹妹还是姐姐的真心的。”

“……”

“比如说,我对大哥,就是一见钟情,你看看你长得又好看,人又有才,小哥,你是不是也有女朋友呀。哎,你别走呀,哎。”

接着几天还是无果,赵小爷就开始了死缠烂打模式。

比如说,沈巍回家,总会看到赵云澜和门口的保安吵吵起来,嘴里还振振有词的说“我去找我媳妇儿,您别管这么多呀。不信??他妹妹就是我媳妇呀。”

比如说,沈巍去买菜,总会看到卖菜的大叔提醒自己“小伙子,看你文文弱弱的,告诉你,小心点儿后面那位胡子拉碴的痞子,别被欺负了。”

“哎我说大叔你怎么说话呢,我哪里像痞子了,是不是沈大哥。”

“说的就是你,人家细皮嫩肉的文文静静的你别去招惹人家。”大叔还回了嘴。

“这您就放心吧,我呀,疼他还来不及呢。”

然后大叔的眼神就变了,沈巍一咳,对大叔说“他脑袋有问题,您别理他。”

比如说,沈巍想找个天气好一点儿的天儿去旅游,刚打开车门进去坐下旁边副驾驶赵小爷就一屁股坐了下来,还笑呵呵的打招呼。

“好巧呀,沈大哥。”
沈巍叹了一口气,锁上车门,锁上车窗,解开安全带,直接靠近赵小爷来了个壁咚……

然后眼神冷冷的,说“你喜欢我?”

看着沈巍这眼神和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小爷感觉自己变了,不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爷了。

“额,我就是,怕你一个人出去寂寞,陪陪你,呵呵,我喜欢的是你妹妹还是姐姐的呀。”说着往下靠,想把自己缩成一个团。

沈巍眨了眨眼,一笑,说“我想,保安都告诉过你了,我没有姐妹的吧。”

…………

咽了咽口水,小爷终于没接话。

冷哼一声,给赵小爷寄上了安全带,自己开车离开。

赵小爷现在只想回去,连忙问“哎哎哎,去哪儿呀,我,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儿呢,我还是回去吧。”超谄媚的一笑,小爷觉得自己可能再也不是爷而是小姐了。

“不是怕我一个人孤独寂寞吗,不是要陪着我吗。”沈大美人一边开车一边说着,云淡风轻的。

“没,我觉得还行,沈大哥这么厉害,不用人陪肯定。”

然后赵小爷被无视了。

“……”就这样,得过且过,赵小爷竟然识相的没说话,又想着追求人生快活,睡了过去。

当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到的地方,竟然是自己小时候住过的那个家,准确来说,是那个家附近的,公园。

是,第一次遇见她的地方。

等等……不是没姐妹呢??

他都做好了,放弃那记忆里的小公主去追这男人的准备了,什么情况。

莫不是整容?

变性?

身心健康的沈巍完全不知道对面的人心里想的什么,就是看着对方以为对方在给自己使脸色,不觉把态度放的温和了些。

“这地方,记得不?”沈巍说着,淡淡的语气,夹杂着不容易听出来的紧张。

“嗯嗯嗯。”只见对方一个劲儿点头。

“你还喜欢她吗?”

“……为啥这么问??你不是没有姐妹吗……而且咱俩现在很明显,我喜不喜欢的……”

“那你看看这个。”沈美人心里极度不自信,话没听完就打断了赵小爷,整的赵小爷一愣一愣的……

这个地方换成监狱的话,那可真是……

话是这么说,只见沈巍从衬衫里拽出一个项链,就算冒冒失失脑袋混沌如赵云澜也认识。

这可是他家传家宝,他挨了板子换来的。

等等,为什么“怎么在你手上?”

“……”沈巍欲言又止,终究说“我要是跟你说,你搞错性别了,你怎么办?”

果然赵小爷大脑死机了。

皱了眉头好一会儿,突然双手一拍,说“沈大哥……看,你逗我?”

“我没有开玩笑,”沈巍皱眉,吓得赵小爷一激灵,又听对方说“你喜欢的人,是我……小时候。”

我喜欢的人,是你……

额……

沈巍说着,等着赵云澜说话,或者,给个表态。

赵云澜知道自己是独生子女呀……

知道还一个劲儿的死缠烂打的……

却只见赵小爷难得的认真,然后说“我们回去吧。”

…………

沈巍眼神暗了暗,不让人发现自己的落寞,说“我已告诉你真相,以后,我们也不用再……”

不用什么,他们俩,可是啥都没有发生,连个喜欢,告白都没有。

回去的路上一句无语,沈巍开车送赵云澜回家,却被对对方告知直接开到自己家门口。

“我有东西落在保安那儿了,你还别说,我和那保安大哥还是真的不打不相识。”还是一如既往的语气,听的沈巍心烦意乱,却又想要听他的声音。

沈巍把车开到了自己家,准备和赵小爷告别回自己老窝,却发现对方竟然跟着自己到了家门口,连保安也没拦着。

“我说了,我和那保安都不打不相识的。”

“那你直接回家呀,东西也不要了吗?”开门进家,后者一个箭步就进了家门……

……

“赵云澜,你什么意思,来羞辱我的?”

只见对方一脸好奇的瞅这瞅那,然后对沈巍说“你还穿女装吗?”

“……”

“……那本是妈妈恶作剧,实不相瞒,就穿了那一次。”

“嗯……”说罢还点点头,沈巍看着这个不速之客,站着也不说话。

“沈大哥,坐呀别站着呀,当自己家啊。”只见这不速之客还一脸我是主人的样子。

“……”

“我去给你倒茶。”说罢放下包转身,没走几步就感觉到后背明显的重量,以及自己被禁锢的错觉。

只见赵小爷真的把自己圈了起来,还不是错觉。

“沈巍,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一见钟情,死缠烂打,然后……洞房呀……”

然后整个人就转到了沈巍面前,痞痞的笑着

“说了你是我媳妇了,男的我也娶。”

沈巍愣了愣,又问“你认真的?”

后者郑重的点点头,又说“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还亲过你呢,不好意思不负责任是吧。”

沈大哥淡淡一笑,又说“不后悔?”

后者还是点头。

“好,可是,有一点你说错了。”沈巍解了解领带,原本身高就比赵小爷高,更是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这气场,小爷推后了一步,被沈大美人抓住了手腕。

直接沈美人邪魅一笑,“我吧,不能嫁,但是……可以娶。”

“……???”

“沈巍你认真的?哎,等等,哎……等……”

#剧版镇魂#  #镇魂#